智慧城市的数字底座作用是解难而非背离

作者:珠海大横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1-06-10 09:55:11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互联网的迅速兴起曾经引发著名经济学家乔治·吉尔德(GeorgeGilder)的担忧,他说:城市就像“工业时代遗留下来的行李”。意指臃肿的城市设施可能会拖累科技的发展。

 但事实是,城市没有因为科技的更新和迭代而消亡,反而在数字化和智慧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安东尼·汤森在2014年出版的《智慧城市》中写道:“数字变革并没有使城市消失,事实上,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繁荣发展,因为新技术让它们成为更具价值且更高效的面对面聚会的场所。” 今天的中国同样也证实了安东尼的判断。新技术为城市带来的改变正在各地发生。

01

“数字底座”的舞台才刚刚开启

自从疫情以来,各地纷纷加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程,数字城市成为新型基础设施的集大成者和最大的服务对象。

“十四五”时期,国资央企要把科技创新作为“头号任务”,要在我国科技自立自强中更好发挥战略支撑作用。就在去年2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刚刚到中国系统这家“双百企业”进行调研,提出了肯定,也提出了要求。 虽然入局比较晚,但属于中国智慧城市的“数字底座”舞台,才刚刚开启。 

根据IDC发布的《全球智慧城市支出指南》,2020年全球数字城市相关技术支出预计将达到约1240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18.9%。其中,中国市场支出规模将达到266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二。可以预见,在新技术、新产业形态的催熟下,我们生存的城市空间正在从智能化向智慧化持续进化,而在“新基建”之上发展的智慧城市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集群,也将进入交互联接、系统整合、生态共融的“下半场”。

巨大的市场空间吸引众多企业纷纷入局。这其中包括了阿里、华为为代表的大型科技企业,以及聚集于某些细分领域的中小科技企业。

而说到数字城市建设的范例,不得不提到阿里云的城市大脑、中国系统的现代数字城市,以及华为的城市智能体。为此,我们整理了最新成果,从技术概念、场景应用、典型案例,以及落地项目等角度进行盘点,希望对各地区数字城市的规划、建设和实施提供参考:

2008年,IBM首次提出了“智慧地球”的概念,智慧城市应运而生。2012年我国正式启动智慧城市建设,并于当年宣布了全国90个智慧城市试点名单。随着时间推进,实践逐步深入,智慧城市的理念也随之升级,城市数字化转型进入高速发展期。

阿里云“城市大脑”诞生于2017年,在问世之初主要服务交通行业,以实现AI信号灯和交通事件自动识别及处置为目标,从通行疏导和事故处置方面进行路面交通通行效率的优化。如今,城市大脑已经发展为支撑未来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全新基础设施,利用丰富的城市数据资源,对城市进行全局的实时分析,即时修正城市运行缺陷,推动城市可持续发展,实现城市治理模式、城市服务模式和城市产业发展的“三突破”。

针对数字城市的“数据”应用,在2020年9月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依托5G优势,将数字城市解决方案全面升级为“城市智能体”。华为认为,在智慧社会,数据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需要通过“任意对象和信息的数字化”、“任意信息的普遍联接”、“海量信息的存储和计算”的关键共性数字基础设施,把数据资源变成“智源”,需要多种ICT关键技术形成一体化协同发展,以智能交互为感知系统、以高速联接为神经传导系统、以云上部署的AI为中枢系统,形成具备立体感知、全域协同、精确判断和持续进化的、开放的智能系统,成为一个类似人的智能体。

前不久京东科技公布了其为南通市政府提供的一揽子数字城市解决方案,让人们得以窥见科技巨头助力下数字城市的最新进展。据了解,在这套系统下,南通市每天都会有4095类数据资源时时产生并更新,日交换数据达到4亿条。而为了获取这些数据,整座城市被装上了各类“天眼”、传感器,并被划分为10143个网格,10分钟内网格员即可赶到现场并上传实时情况,同时将业务分为平时协调联动和战时应急指挥两种状态,遇到紧急情况时,市级指挥中心可以直接对一线进行指挥调度。

中国城市系统提出的能够迅速落地的“云+数+数字化咨询+解决方案”服务架构,与其他厂商相比,更加突出技术“安全”牌。

02

“孤岛”无法排忧

我们要的是“解难”而非“背离”

过去30年间,新兴技术与城市治理的融合也从未止步。从信息化时代就有信息城市的建设目标,到互联网时代又有无线城市,直到数字化时代才明确了数字城市和智慧城市的理念。 智慧城市数字底座诞生的根本,是为了解决城市巨大化所带来的种种治理难题。 

麦肯锡在其发布的《智慧城市报告》中提到:全世界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居住于城市当中,预计到2050年,全球城市居民还将新增25亿人。当城市成为经济越来越重要的载体,城市成为价值创造的来源和枢纽,人口向城市集中的趋势也愈发明显。

 以中国为例,城市巨大化的速度和规模更加惊人,城市的人口在过去35年里面增加了4倍,超过7亿。中国已经有15个超过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还有23个人口在五百万到一千万规模的城市。新型城镇化极大推动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但同时也带来许多城市治理方面的问题和挑战。

中国系统现代数字城市研究院院长乔亲旺表示,城市信息化总体步入整体数字化转型的新阶段,呈现出“一体实施、需求牵引、安全为基、迭代发展”新特征,需按照系统化思维,从城市整体性、全周期角度予以把握,实现从整体规划、系统设计、安全能力、项目建设、服务运营的全过程覆盖,做到围绕城市发展中面临的治理能力、民生服务、产业转型等痛点、难点出发,以数据破解需求密码、数据赋能应用场景,并形成持续运营发展模式实现能力与需求升级同步,做到数字城市从传统技术驱动的“尽我所有”发展路径转变为以城市为核心的“尽你所需”新路径,让城市治理有成效、发展有动力、服务有温度、群众有获得。

在此背景下,中国的智慧城市数字化建设开展得如火如荼,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有超过500个城市宣布了智慧城市建设计划。而在全球,已经启动或在建的智慧城市超过了1000个。 但无论数字城市,还是智慧城市,多数形式大于内容,究其根本,过去很多数字城市都是项目式的,从单纯的建设角度解决了具体行业的数字化需要,但却没有从数字城市的总体入手,建成了很多新的数字“孤岛”,这实际上与数字城市的初衷是背离的。 

结语

随着云计算、物联网、AI相继成为新技术的焦点,城市的智慧化无疑是水到渠成的事。另外,大城市病、公共危机、环境威胁等城市治理痛点也迫切需要智慧城市提供解决方案。

而对科技企业来说,智慧城市市场所蕴含的巨大机会同样令人心向往之。

由工信部牵头发布的2020年《数字孪生白皮书》指出,到2023年,中国新型智慧城市市场规模将达到1.3万亿元。

知名市场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则预测,到2025年,智慧城市技术的支出预计将从2019年的960亿美元增至3270亿美元,而到2030年,全球智慧城市支出的70%以上将来自美国、西欧和中国。

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促使产业链各个环节中的头部企业跑步入场,尤其在城市级计算、平台与基础设施、感知通信以及顶层设计等各个层面上,已经遍布华为、腾讯、阿里、京东等巨头的身影。

在多年的智慧城市市场争夺战中,巨头们也逐渐形成了差异化的智慧城市战略路径,例如腾讯的WeCity、华为的智能城市体、京东科技的智能城市操作系统、阿里的城市大脑等。

归根结底,中国系统在数字城市领域的成功,是结合了集团资源、安全可信的技术架构、多元的行业经验以及快速准确的市场切入时机。这些元素的叠加,构成了中国城市系统在数字城市领域最独特的优势。

作为数字城市领域的“新生力量”,中国系统所表现出来的“老道”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市场友商,甚至在多个细节上更为突出。笔者相信,随着中国系统积累起越来越丰富的经验,在未来中国数字城市版图中必然成为中坚力量。


智慧城市的数字底座作用是解难而非背离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互联网的迅速兴起曾经引发著名经济学家乔治·吉尔德(GeorgeGilder)的担忧,他说:城市就像“工业时代遗留下来的行李”。意指臃肿的城市设施可能会拖累科技的发展。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版权所有©珠海大横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粤ICP备16050130号


复制成功
微信号:1234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